癌症患者跳楼了!

微微带着恐惧的颤抖。  那是今年一次医院内巴林特小组的活动。微微带着恐惧的颤抖。

  那是今年一次医院内巴林特小组的活动。  听得出来,那是她内心中,一个异国痊愈的伤疤,一处仍在流血的旧伤。  (以下是护士小林口述)  2012年,肿瘤科有一位男病人王全(化名),40多岁,喉癌四年,反复放化疗。

    王全在生病期间只有一个年迈的母亲照顾他,家里人丁非常单薄。后来我们知道,他的妻子与他离异多年,唯一的儿子在残障学校上学。他不能平常工作以后,家庭的生活来源就只剩下了母亲微薄的退休金。  喉癌的进展中,王全长远承受喉咙刺痛的折磨,需要吗啡针缓解疼痛。他性子很孤僻,不愿与人多言语,表情也是呆呆的,就连他穿着的那件赭色的夹克也是那种洗褪了色,穿毛了边的迂腐颜色。

  不知道是用了吗啡之后的困倦,还是疾病带给他的痛苦。  事件发生前一天主治医师邀请外科会诊,王全的病情又进展了。肿瘤影响到了气道的通畅。为了延长生命,外科会诊意见是给患者做气管切开置管。  气管切开后,他就不能再讲话了,能不能继续经口进食,也需要等手术后再判断和观察。  王全毅然决然地签字放弃了气管切开手术。我想他内心是明白的,如果不做这个手术,他的生命就在一种偶尔中等待了,一口黏痰就可能堵住气道,要了他的性命。

    那是后半夜4点左右,王全又原因喉咙痛而失眠,那不是第一次了,同往常一样他在走廊里来回走动,我就看着他弯着腰、低着头来来回回地走。  清静的走廊里,夹克衫的拉链发出“噗哒、噗哒”单调的撞击声。  王全的母亲也醒了,不放心地频频张望。这母子二人中,有一股沉闷而紧要的情绪绷着。我看了一眼披着衣服到护士站来的老太太,跟她说:“煮点吃的吧”。

  她点点头,一声不吭就去开水房准备点心。  我低头劳动,再次抬头时眼角的余光突然发现王全置之不闻了,医生办公室门很失常地被锁死了,心一阵迂缓的跳动,即刻拿了医生办公室钥匙,张开了医生办公室的门。  开门的瞬间就看见王全的身影站到了窗户台上,我本能地大喊:“别跳。”  王全异国回头,我看见他的身影纵身一跳,消失在窗外的昏暗中。

  跑到窗前一看,他浓浊的鲜血从他的身上缓慢地向外蔓延开来。担忧、害怕、 恐惧,各种心情涌上心头,发不出声音。  呆立片刻之后,我立即联系总值班、值班护士长,科室护士长以及主治医师。王全被送到由急诊室救治,但伤势过重,一点拯救的机会都异国了。  王全的母亲蒙着脸,坐在病区里放声大哭。她异国去看王全,歇斯底里地嚎啕着,声音把整个病区的病人都吓醒了。我甚至不敢走过去安慰她。  值班护士长来安慰患者母亲的时候,王全的母亲一边哭一边说:“都是你们没看好我的儿子,异国及时叫人来救,医生也异国治好我儿子,都是你们的错。

  ”  一瞬间我好委屈,伤心加上委屈,心跳的极快,不仅仅是害怕,恐惧,自责,也是委屈,忧伤。

  我觉得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努力了。即使如此我还强忍着情绪上的不适,继续我夜班的职责。  之后几个月的夜班我都没办法安心的上班,五味杂陈、寝食难安,夜里一闭眼就会出现王全在暗夜中坠落的那个场景。  那个场景,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,纠缠着我,萦绕在我的脑海。  护士小林在叙述整个事件的时候,不止一次用纸巾印干眼角流出的泪。时间显然异国治愈她内心的这一处旧伤。

    “我不止一次地想问,为什么异国安乐死的立法?”小林提问让所有人都心情沉重。王全确实只剩下一段痛苦而短暂的生命了,如果他可以体面的去选择死亡,也许就不必要做得那样惨烈。体面地、适当地、自动选择死亡,这在现实条件下,还是一个奢望。  黄院长说:“我真的很心疼。”是的,医务人员有时候承受了一些本不该承受的情绪和谴责。  王全的母亲,在那一刻的绝望和痛苦是常人为所欲为体会的。

  那个在昏暗中坠落的人,是他半生挚爱的儿子。鲜血淋漓的惨痛和绝望中,她把自身的痛苦转嫁成了对医务人员谴责和怪罪。
  愿承受了多年自责的小林渐渐度过自身的心理煎熬,也渐渐理解那位母亲内心的惨痛和绝望。以一种“精英”的境界,理解这个复杂而无奈的世界上,无论如何,我们都要尽力做到最好。  巴林特小组活动终止的时候,我们用特瑞萨修女的一段话送给尚未脱离痛苦的小林:“人们经常是不讲道理、异国逻辑的和以自我为中间的,不管怎样,你要宽恕他们。

  即使把你最好的东西给了这个世界,也许这些东西长久都不够,不管怎样,把你最好的东西给这个世界。”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,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。